本刊首席記者 吉莉

吳慎:中醫需要創新,更需弘揚上品

   吳慎簡介 醫學成果 夏大醫學 媒體報導 尋醫問藥 書法藝術

幼兒胎教

國際動態 實用問答

 

再不搶救中醫,我們的遺產就全被韓國、日本拿走了!”對於韓國人搶注了針灸的世界文化遺產並被認可為國際標準,吳慎非常痛心,而他更痛心的,還有人們對於中醫的種種誤解,喪失了“上醫上品”。作為海外華人,吳慎在海外創新發展了中醫學、成為國內較早涉足“音樂治療”領域,並成為夏威夷大學的客座教授,他雖旅居國外十餘載,但一直殷殷期盼著中醫能夠早日科學化、標準化,贏得世界的認可,讓祖國的文化遺產不至於淪落旁人之手;讓吳慎更期盼的,是中醫能夠更多地潛心研究和發揚文化遺產,弘揚古人所稱的“上醫上藥”,讓更多的國人防病于未,健康一生,而不是走入“下醫下藥”的怪圈。而“上醫上藥”的基石,是醫生的品德與良心。

標準化才能世界化

 200807月,世界衛生組織發佈了針灸穴位國際標準。韓國韓醫協會隨即表示,該標準99%的穴位採用了韓國的穴位佈局,稱韓國韓醫學的針灸術已成為國際標準。

事實上,針灸在中國已有2000多年的歷史。但由於中國沒有儘早將這門古老的技藝以現代科學的精神嚴格規範,並且向世界衛生組織申請有關標準,因此,儘管針灸穴位國際標準的頒佈,是標誌著中醫走向國際邁出了歷史性一步,但這一進軍的道路上,卻埋藏著千年文化遺產流失的隱患!

中醫需要用以西方人熟悉的科學語言來表述自己!

“中醫需要標準化,科學化,根據臨床報告,歸納病例,最終做到重複性的成功。這樣才會為世人所接受。”吳慎說。他將這樣的前景,叫做“科學中醫。”

而如果沒有這樣的表述語言,中醫就會一直在人們的誤解中徘徊。

吳慎將自己的音樂治療方法與迪士尼癌症中心合作,積累了長達7年的臨床驗證報告,他認為,這才是他說服別人的基礎。否則,再好的言詞都是空穀傳音。

吳慎介紹,1997年他開始在費州迪士尼癌症中心進行研究,他從《黃帝內經》“五音通五臟”的原理,演繹創作出一套“中國音療理療養生音樂”。他認為中國音樂能量治療是幾千年前老祖宗留傳下來的一種文化,一不是宗教,二不是神秘法術,是靠知識文化修養而成,是人體在自然的狀態下與宇宙的超時空瞬間結合產生的巨大能量,這種能量能改變物質分子結構,消除腫瘤只是一種細胞結構的轉變而已,從科學角度講完全可以解釋,只是過去人們沒有認識到。利用這種方法,三年時間,治癒癌症患者百余人,尤其是許多醫生已經放棄了的腦癌患者,在吳慎的音樂氣功療法下生命奇跡地延長了,2001年美國總統克林頓兩次書信讚賞與鼓勵吳慎對美國和世界人民的貢獻。

而標準化的工作,吳慎認為政府應起到更多的主導作用。

上醫上藥與上品

在吳慎心中,“大夫”是天出頭,是個神聖的職業。首先要有上品的良心,才能有上流的醫術。

醫聖孫思邈《千金要方》雲,醫有三品,“上醫醫國,中醫醫人,下醫醫病”。“上醫醫未病之病,中醫醫欲病之病,下醫醫已病之病”。“上醫聽聲,中醫察色,下醫診脈”。而中醫學裡還有一種更通俗的說法,例如“上醫醫心,中醫醫人,下醫醫病”,以及“上醫者知病治無病,中醫者知病治有病,下醫者者治病不知病,巫醫者不知病不治病”。以及“聽而知之為上醫;見而知之為中醫;切而知之為下醫”。有個小故事,人們熟知扁鵲是古代名醫。但其實很多人忽略的記載是,扁鵲兄弟三人的醫術都很高明。有一次,魏文王問扁鵲:你們兄弟誰最高明?扁鵲回答:大哥最好,二哥次之,自己最差。魏文王不解:那為什麼你的名氣最大?扁鵲解釋:大哥治病治于未發之前,一般人不知道他事先能剷除病根,所以他的名聲無法傳揚出去;二哥治病于初發之時,一般人以為他只能治些小病,所以他的名氣只傳於鄉里;我治病是在病人病情嚴重之時,所以大家認為我醫術最高明,名聲傳遍全國。看來孫思邈“上醫、中醫、下醫”之說,即脫胎於此。由此也可見中醫重視養生保健、強調防重於治的思想,是由來已久、源遠流長的。

吳慎說,一味仿效西醫,發展治療與中藥,無疑是偏離了中醫的精髓部分,停留於“下醫”的階段。提升“上醫”的作用,幫助國人防病,才是中醫真正的精華所在。

吳慎更擔心的,是三氯氰胺事件的重演,毒牛奶傷害了很多孩子的健康,他特別擔憂這種喪失職業道德的事情發生在醫療行業。因為危害性更大。

的確如此,做醫生一定要講良心。中醫要振興,不能靠一味逐利,而是要靠我們數千年的文化積澱,以及其中深厚的道德觀念。

吴慎:中医需要创新,更需弘扬上品

“再不抢救中医,我们的遗产就全被韩国、日本拿走了!”对于韩国人抢注了针灸的世界文化遗产并被认可为国际标准,吴慎非常痛心,而他更痛心的,还有人们对于中医的种种误解,丧失了“上医上品”。作为海外华人,吴慎在海外创新发展了中医学、成为国内较早涉足“音乐治疗”领域,并成为夏威夷大学的客座教授,他虽旅居国外十余载,但一直殷殷期盼着中医能够早日科学化、标准化,赢得世界的认可,让祖国的文化遗产不至于沦落旁人之手;让吴慎更期盼的,是中医能够更多地潜心研究和发扬文化遗产,弘扬古人所称的“上医上药”,让更多的国人防病于未,健康一生,而不是走入“下医下药”的怪圈。而“上医上药”的基石,是医生的品德与良心。

标准化才能世界化

 200807月,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针灸穴位国际标准。韩国韩医协会随即表示,该标准99%的穴位采用了韩国的穴位布局,称韩国韩医学的针灸术已成为国际标准。

事实上,针灸在中国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但由于中国没有尽早将这门古老的技艺以现代科学的精神严格规范,并且向世界卫生组织申请有关标准,因此,尽管针灸穴位国际标准的颁布,是标志着中医走向国际迈出了历史性一步,但这一进军的道路上,却埋藏着千年文化遗产流失的隐患!

中医需要用以西方人熟悉的科学语言来表述自己!

“中医需要标准化,科学化,根据临床报告,归纳病例,最终做到重复性的成功。这样才会为世人所接受。”吴慎说。他将这样的前景,叫做“科学中医。”

而如果没有这样的表述语言,中医就会一直在人们的误解中徘徊。

吴慎将自己的音乐治疗方法与迪斯尼癌症中心合作,积累了长达7年的临床验证报告,他认为,这才是他说服别人的基础。否则,再好的言词都是空谷传音。

吴慎介绍,1997年他开始在费州迪斯尼癌症中心进行研究,他从《黄帝内经》“五音通五脏”的原理,演绎创作出一套“中国音疗理疗养生音乐”。他认为中国音乐能量治疗是几千年前老祖宗留传下来的一种文化,一不是宗教,二不是神秘法术,是靠知识文化修养而成,是人体在自然的状态下与宇宙的超时空瞬间结合产生的巨大能量,这种能量能改变物质分子结构,消除肿瘤只是一种细胞结构的转变而已,从科学角度讲完全可以解释,只是过去人们没有认识到。利用这种方法,三年时间,治愈癌症患者百余人,尤其是许多医生已经放弃了的脑癌患者,在吴慎的音乐气功疗法下生命奇迹地延长了,2001年美国总统克林顿两次书信赞赏与鼓励吴慎对美国和世界人民的贡献。

而标准化的工作,吴慎认为政府应起到更多的主导作用。

上医上药与上品

在吴慎心中,“大夫”是天出头,是个神圣的职业。首先要有上品的良心,才能有上流的医术。

医圣孙思邈《千金要方》云,医有三品,“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上医医未病之病,中医医欲病之病,下医医已病之病”。“上医听声,中医察色,下医诊脉”。而中医学里还有一种更通俗的说法,例如“上医医心,中医医人,下医医病”,以及“上医者知病治无病,中医者知病治有病,下医者者治病不知病,巫医者不知病不治病”。以及“听而知之为上医;见而知之为中医;切而知之为下医”。有个小故事,人们熟知扁鹊是古代名医。但其实很多人忽略的记载是,扁鹊兄弟三人的医术都很高明。有一次,魏文王问扁鹊:你们兄弟谁最高明?扁鹊回答:大哥最好,二哥次之,自己最差。魏文王不解:那为什么你的名气最大?扁鹊解释:大哥治病治于未发之前,一般人不知道他事先能铲除病根,所以他的名声无法传扬出去;二哥治病于初发之时,一般人以为他只能治些小病,所以他的名气只传于乡里;我治病是在病人病情严重之时,所以大家认为我医术最高明,名声传遍全国。看来孙思邈“上医、中医、下医”之说,即脱胎于此。由此也可见中医重视养生保健、强调防重于治的思想,是由来已久、源远流长的。

吴慎说,一味仿效西医,发展治疗与中药,无疑是偏离了中医的精髓部分,停留于“下医”的阶段。提升“上医”的作用,帮助国人防病,才是中医真正的精华所在。

吴慎更担心的,是三氯氰胺事件的重演,毒牛奶伤害了很多孩子的健康,他特别担忧这种丧失职业道德的事情发生在医疗行业。因为危害性更大。

的确如此,做医生一定要讲良心。中医要振兴,不能靠一味逐利,而是要靠我们数千年的文化积淀,以及其中深厚的道德观念。